人鱼保姆10

香郁浓白的海鲜汤盛在贝壳中咕嘟咕嘟的冒着泡,食材来自无污染的大海深处,粗略一看,里面有拇指大的章鱼、龙虾和扇贝肉,茨木一边煮一边往里面加了些柠檬香矛,火堆边上还插着用大鱼骨穿刺好的章鱼须烤着,配着柠檬片。

做完这些后,茨木把镶满宝石的刀放到水里清洗一下,谨慎的放好。

“差不多了呢。”茨木用手搅了搅水面:“酒吞,你要不要……试一下海鲜汤?”

酒吞从水中浮现,他抓住茨木的手腕让对方把自己带了上去,一下子就能搂住茨木的腰背嗅到对方颈间的气息,人类的毛好硬,戳的他的脸很痒。

在酒吞手下收集了不少的贝壳,像碗的茨木都留下来备用了,说是吃饭用的碗,不如说是碟子,用来装装食物。

茨木把汤水吹凉,放到人鱼的手心:“酒吞的手没有缝,倒是端的很稳呢,要慢慢的喝。”

酒吞看着贝壳里奶白色杂烩鱼汤,低下头舔了舔,奇怪的味道。

茨木期待的看着他:“好喝吗?”

“……”酒吞一饮而尽,违心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,我煮了一大锅,这些我们吃掉,然后等苗苗回来我重新给他煮。”茨木把烤好的章鱼触须递给酒吞:“吃这个,这个在我们那边很受欢迎,在我们那,还有夜市有美食街……”

真想回去……

茨木想了想现在自己的模样,他长的越来越古怪,已经不像是个人了。

但在这里,又有谁会看见呢,而酒吞也从来没有对他露出厌恶的情绪,苗苗也喜欢他,其实在这不知岁几的密林中,这似乎已经足够了。

有了酒吞找来的锅,也就突然有了想更好吃的东西来犒劳自己,话说被他吃掉的那只蚌不知道几岁了,里面挖出了几十颗粉色的珍珠。

他把这些珍珠清洗干净,看到正在对着水面用贝壳刮发丝的酒吞笑了。

之前是一直觉得酒吞爱臭美,现在想可能是发丝经常会缠到寄生物或者海草,需要经常清理。

眼看天色又暗下来了,却不见苗苗回来的身影,茨木失落的看着蚌锅里已经冷却凝结的胶质鱼汤,拿筷子戳了戳。

早先在海里就吃饱喝足的人鱼躺在他最喜欢的那块石头上,只有尾巴滑入水里轻轻拍打,他靠在茨木用葫芦棉絮收集整理成的叶子枕头包,看着火红晚云中若隐若现的弯月。

茨木在蚌壳上捣碎海草,挤出药汁,脚步轻缓的朝人鱼走过去。

他也不敢确定酒吞是不是睡着了,水面在晃动,却不知是不是人鱼的无意识活动。

茨木蹲到酒吞的身边,拾起了那只蹼爪,上面的指甲全都折断了,指缝中连间的那块银纱都裂了口子,茨木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不知道你碰到了什么,手上都是伤口,不过我想你不会允许苗苗有事的。”

我只是把手伸进去掰掉了他的牙。假装睡觉的人鱼的喉咙轻轻的咕叽一声,似乎在得意自己独自就能把一条成年白鲨干掉,还吃了一半的肉,给人类带了“鱼翅”回去。

虽然那两块鲨鱼鳍被茨木嫌弃的拿去当晒了——不敢吃又不舍得丢的储备粮。

茨木发现了人鱼在装睡,他轻声的唱起了人鱼之歌,就像是给苗苗当安眠曲一样安抚他,然后把草药汁水涂到酒吞受伤的手指上。

满天繁星,夜里又有不知明的小虫在叫,人类低沉的歌声唤醒了萤火虫,它们轻轻的围过来,在茨木不知道的时候落在他残缺的角上,一闪一闪,破损的犄角都变的可爱起来。

酒吞睁开眼就看到人类坐在他身边,他漂亮的眼睛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自己,就好像他在遥远的火山海域发现的那颗黑珍珠一样。

明明是幽暗的又滚烫的海底火山,却能长出这样绝美惊艳的珍珠,而且只有他发现了。

他想要,可是海底火山最低的温度就足够能把他的鳞片烧的更红。

要不要跑进去拿?

要是一时脱力,说不定会成为第一只被烤熟的人鱼啊。

“酒吞。”茨木的声音带着惊喜:“你会笑啊?”人鱼果然是和人相像,茨木觉得他与酒吞应该是更亲近了。

酒吞用手臂的力道撑着,鱼尾一甩,带着一串水珠重重的搁在了茨木的腿上。

茨木不得不用一只手托住,感受着人鱼尾上粗糙的鳞片。“天啊……你要知道你其实并不轻……”

“咕噜噜——”酒吞的声音意外的柔软而绵长,就好像在学苗苗在撒娇。

茨木拍了拍手下的鱼尾,”你知道吗,我们现在的关系……”

酒吞的呼吸急促起来,他强壮的胸膛可见的起伏,被萤火虫照亮的眼眸正深情的望着茨木,他凑近茨木,受过伤的蹼爪轻轻捧了茨木的脸。

哗啦啦——

茨木泼了酒吞一脸的水。“你看起来很激动……是不是缺水了……”

酒吞高涨的欲望被茨木一泼凉水给浇的更旺,却止于茨木对他的定义。

“我们的关系就像是朋友……更亲密的那种,挚友!”茨木赞赏的看着酒吞:“你知道吗,有你这样的朋友,我感到很幸运。真的,酒吞,因为你,我才懂得珍惜自己。”

“咕噜!”酒吞的表情变的奇怪起来:“唧?唧!”

“什么?”茨木拍了拍他的小臂:“如果我是语言大师我大约会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看,你刚才躺下的时候都没有防备我,你也同样信任我不是吗?”

酒吞的鱼尾啪啪啪的大力拍着茨木的大腿:“咕——”

茨木只能忍痛强笑:“轻点,挚友,我只是个普通人啊……”

你不是挚友,是我的伴侣。

你天天对我唱情歌,求我支配你的身体,但是我不会舍得吃掉你。

酒吞看着自己小腹上那块突起的倒三角鳞片,嘴里发出了可怕的磨牙声。

“好了,我该去休息了,你知道的,我在研究怎么做船……我挺想出去看看的。”

茨木在白天里的体力一直花在了砍树上,他一直都积极在用一只手砍小树。

酒吞用手指戳着自己突起的地方,满脸不愉。

它下不去了,可是茨木无视自己。

难受……

酒吞沉入水中,在水里不断的盘旋游,借此甩掉身体中的不适。

可糟糕的就在于,茨木在睡前还在哼歌,好像是在庆祝与酒吞真正的成为了“挚友”的那种关系。

酒吞有些痛苦的回想着鲨鱼苦胆的味道来镇定自己。

苗苗失踪的第五天,茨木开始请求酒吞为他找人。

酒吞拒绝了,明明白白的拒绝了。

“唧——”他在模拟着人类说话时候的拒绝声:“唧!”

——就不。

茨木难以置信看着他,“你……你不担心吗?”

酒吞看着茨木气呼呼的神奇,反而觉得有趣,慢悠悠的叫了声:“啾。”

哦,听起来可真欠揍啊。

茨木想到前几次的请求,酒吞都是这样,声音轻轻柔柔,却一点都没尽力。

他发现自己可能根本就误会了什么……

“酒吞,你不能把他当作是是人鱼来对待,他那对耳朵后面只有一个腮,他身上没有鳞片,你知道吗?我,我做为人类,我在水里泡几个小时皮肤会发皱,然后脱皮……更不要说,他一岁都不到,皮肤嫩的只要随便一划就会流血。你想想水里那些锋利的水草!”茨木气的捶树,发泄着自己的怒气。

“啾。”回应的是酒吞满不在乎的声音。

“!”茨木恨恨的踹了一脚身边可怜的树:“你会后悔的酒吞……我的挚友。”后面那句话,声音中带失望。

酒吞想到那条被苗苗引来的鲨鱼,沉默了。

茨木看着角落边上那被他好不容易用石斧砍下的几颗小树,是的,他早该这样想了,靠人鱼,不如靠自己。

嘎吱——

酒吞望着茨木身边那颗大树倒一边了下去,他急促的叫着,然后迅速的爬出河想去救茨木。

茨木躲避着落下来的树叶,耳边有什么东西飞过去,那颗三人合抱都不够的树,繁密的树枝却一点都没有伤到茨木,它们在落下来的时候就被什么东西切成了碎片。

他朝酒吞跑过去,而人鱼也对他张开怀抱,他在心里原谅了酒吞一分种。

那颗倒下来的树并不高,却很粗壮,另一半正好倒在水里,只要借着水的流动,茨木再用点力气,就算一只手,也能把树拖到水里。

酒吞看看茨木,又看着那颗倒下的树:“……咕。”

真是可怕的力气。

更令他无法轻易的舍弃这个人类伴侣。

所以刚才你是担心我扔掉那孩子一样扔掉你吗?

酒吞轻轻的拍拍茨木的手臂,就像茨木对他常做的那样。“咕叽咕——”



【考试开始:请简单声译人鱼语言,该题一共4小题,每题5分。】
1、“咕噜噜——”酒吞的声音意外的柔软而绵长,就好像在学苗苗在撒娇。
2、“咕噜!”酒吞的表情变的奇怪起来:“唧?唧!”
3、酒吞的鱼尾啪啪啪的大力拍着茨木的大腿:“咕——”
4、酒吞轻轻的拍拍茨木的手臂,就像茨木对他常做的那样。“咕叽咕——” 

评论(26)
热度(244)
  1. 十七斩阿阿一朵小红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阿阿一朵小红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